當前位置:主頁 > 服務項目 > 用工風險管控 >

外賣員在家給電瓶車充電,引發火災身亡,算工傷?

對於人社局作出的工傷認定結果不服應該怎麽辦?

能否認定為工傷,直接決定了勞動者是否能夠拿到工傷賠償,相應的也決定了單位是否有賠償責任,特別是沒有繳納工傷保險,就更加容易產生糾紛了。

勞動雙方因是否屬於工傷問題產生爭議,可向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對於認定結果不服的,可以提起行政複議,還是不服的可以提起行政訴訟,一審、二審、再審。

盡管《工傷保險條例》及其相關法規較為詳細的規定了工傷的認定情形,但依舊存在很多具有爭議的情形,特別是依托於互聯網軟件提供快遞服務的公司,其職員的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相較於傳統企業具有一定的開放性。與工傷認定中的“三工”情形存在很大的差異。

外賣員在家給電瓶車充電身亡,曆時近兩年終被認定為工傷

外賣員在家給電瓶車充電時引發火災身亡,算工亡嗎?

案號:(2020)京02行終545號

高某是M人力資源公司職工,是為美團互聯網公司提供送餐快遞服務的送餐員。

2018年8月8日早上6點45分左右,高某在家給電瓶車充電的過程中,因電池故障導致火災,造成高某90%的重度燒傷,經送醫院搶救無效於2018年8月12日死亡。

2019年3月25日,高某親屬向區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

區人社局受理後,於2019年6月5日作出《認定工傷決定書》,認定高某受到的事故傷害,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屬於工傷認定範圍,予以認定為工傷。

公司不服,向市人社局申請行政複議,2019年9月30日,市人社局作出《行政複議決定書》,維持了區人社局作出的認定工傷決定。

公司不服訴至一審法院。

外賣員在家給電瓶車充電身亡,曆時近兩年終被認定為工傷

公司訴稱:

公司的工作時間為上午9點至晚上10點,高某事發時間為6點45分左右,並非工作時間。

高某每日的工作流程為使用手機接單APP點擊接單後才開始工作。事發時,高某並未接單,且事發地不在接單範圍內。

涉事電動車非該公司提供的交通工具,而是高某的私有財產,且並非工作所必要的工具。

該事故發生並非出於工作原因,而是高某電動車電池故障及其自身無安全意識所造成的,責任應當自負。

請求法院撤銷被訴認定工傷決定及被訴複議決定。

外賣員在家給電瓶車充電身亡,曆時近兩年終被認定為工傷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二)項規定,工作時間前後在工作場所內,從事與工作有關的預備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九條第二款規定,職工或者其近親屬認為是工傷,用人單位不認為是工傷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

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工作原因是工傷保險行政部門認定工傷所需考量的主要因素。

公司稱其公司工作時間為上午9點至晚上10點,但並未向一審法院提供關於工作時間、工作場所方麵的規範性文件。因此一審法院對公司所稱的工作時間不能確認。

電池充電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充滿電所需要時間一般較長,區人社局認定該時間段屬於“工作時間前後”,並不違背生活常識。

“美團騎手”這種新興業態,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具有開放性,因電動車係其主要工作工具,每天必需充滿電方可使用。故,區人社局認定高振華為電動車電池充電是其從事其送餐快遞服務工作有關的預備性工作,並無不當。

公司提出的事發電動車並非公司提供,事故發生係員工安全意識薄弱所致的理由,並非法定的不予認定工傷的條件,為員工提供安全教育培訓應是基本要求。

綜上,公司請求撤銷被訴認定工傷決定及被訴複議決定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不予支持。

判決駁回公司的訴訟請求。

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要求撤銷一審判決,撤銷被訴認定工傷決定及被訴複議決定。

外賣員在家給電瓶車充電身亡,曆時近兩年終被認定為工傷

二審法院審理後認為

1、作為送餐員,高某日常使用的工作工具為電動車。故其在正式工作開始之前為電動車充電的行為,應視為 “從事與工作有關的預備性工作”。

2、基於生活常識,電動車充電需要延續一定時間,高某為電動車充電的時間延續至事發當日早上6:45左右,並未超出 “工作時間前後”的合理範圍。

3、由於送餐員工作內容的特殊性,履行工作職責的地點,或者從事與工作有關的預備性、收尾性工作的合理區域,均應視為工作場所及工作場所的延伸。

本案中,高某事發時正從事與工作有關的預備性工作,事故地點應視為其工作場所的合理延伸。

綜上,一審法院判決駁回公司的訴訟請求是正確的,應予維持。

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