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服務項目 > 勞動糾紛處理 >

上班期間與上司、同事、顧客產生爭執被打傷,哪些情形能認定工傷?

上班時間與上司發生爭執,被打傷算工傷嗎?

同事之間發生爭執被打傷,算工傷嗎?與顧客吵架然後被打傷,能認工傷嗎?

誰挑的事兒、誰先動的手、誰傷得重,會影響工傷的認定嗎?

上班期間與上司、同事、顧客產生爭執被打傷,哪些情形能認定工傷?

大多數人會認為,誰先挑事兒先動手,責任應當會更大一點。然而…

傷者:上班時間、上班地點、因工作產生爭執被打傷,怎麽不算工傷?

單位:打架鬥毆,你都要被開除了,還想要公司賠償?

勞動者認為是工傷而單位不認,是最容易發生糾紛的。無論糾紛的過程如何,如果雙方無法協商一致解決,最後還是要走工傷認定程序。

工傷認定中,上班時間被人打傷,哪些情形下可以認定為工傷呢?

上班期間與上司、同事、顧客產生爭執被打傷,哪些情形能認定工傷?

【案例1】拒絕工作安排被上司打傷

孫某是M公司的保安,在2017年10月9日早上,孫某的頂頭上司保安隊長張某,安排當天工作時與孫某產生爭執。

張某安排孫某去巡樓,張某說自己腳上有傷不能去巡樓,然後張某說其不服從工作安排。

然後兩人就爭吵起來,光動嘴不過癮進而出手過招。

幾個回合下來,孫某被隊長撂倒,進醫院診斷後,孫某被診斷為右耳鼓膜穿孔,頭外傷。

被打傷後公司又不管,孫某自己到人社局申請認定工傷,人社局於2017年12月21日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

孫某不服,向哈爾濱市政府申請複議。市政府於作出行政複議決定書,維持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

孫某仍不服,訴至法院。

法院認為,孫某拒絕服從工作安排,與隊長互毆被打傷,不屬於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傷害的情形,不能認定為工傷,判決駁回孫某的訴訟請求。

上班期間與上司、同事、顧客產生爭執被打傷,哪些情形能認定工傷?

【案例2】工作時拒絕同事要求被打傷

李某是某大型超市的維修木工,其工作職責是根據商場總務科的安排對商場進行維修服務。

同事老張找到李某,要求為他製作幾根木條,回家做紗窗用。

李某解釋說工作時間幹私活兒是不允許的,你找科長批條子我再給你做。

誰知老張一伸手就掀翻了李某工作台,順手就操起一根木方砸向李某的頭部。

李某頭部受傷被縫4針,住院8天,花醫療費3800餘元。

公司認為李某受傷和工作無關,不肯為李某認定工傷。

李某認為,自己的傷是因為工作造成的,應當算工傷。於是自行申請工傷認定,最終被認定為工傷。

上班期間與上司、同事、顧客產生爭執被打傷,哪些情形能認定工傷?

【案例3】醉酒後與業主發生爭執

孫某是某物業公司保安,主要負責某商業小區側門站崗及地麵停車場收取停車費。

2016年4月20日,孫某值夜班。晚上十點左右,孫某因停車費問題陳某發生爭執並動手。

打鬥過程中陳某將孫某推倒在地,頭部磕在旁邊花台角上,當場昏迷,後在送往醫院途中死亡。

陳某因故意傷害致人死亡被判刑。孫某經警方屍檢確認死於顱腦外傷,死亡時體內每100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為85毫克,認定孫某事發時處於醉酒狀態。之後向孫某同事詢問,確認孫某事發前喝了半斤白酒。

在孫某死亡後,由於孫某的親屬與物業公司就孫某的死亡是否屬於工傷等相關事宜無法達成一致,孫某的親屬自行向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

雖然孫某事發時處於醉酒狀態,但根據警方屍檢結論其死亡係外力傷害所致與醉酒並無任何因果關係,將使存在醉酒情節的傷害事故的所有情形一律被排除在認定工傷的範圍外,不符合《社會保險法》、《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宗旨和目的。

最後,孫某被認定為工傷。

上班期間與上司、同事、顧客產生爭執被打傷,哪些情形能認定工傷?

可以看出,上班時間餘人產生爭執然後被打傷,能否認定為工傷,與對方是客戶、領導、同事還是下屬,都沒有關係。

與誰先挑起的爭執、誰先動的手也沒有多大關係,主要在於,受傷是否因工作引起的。

在工作時間、工作地點、履行工作職責的過程中受到意外傷害,才能認定為工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