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服務項目 > 勞動糾紛處理 >

員工被行政拘留,能按曠工辭退嗎?單位應該這樣避免風險

“一調一裁兩審”製是勞動爭議的處理方式。

勞動爭議案件不能直接向法院起訴,必須經過勞動仲裁這一前置程序。

因酒駕被拘留,單位辭退違不違法?法院判決結果總是不同

勞動爭議發生,當事人申請勞動仲裁後,仲裁委會優先調解,雙方接受調解後出具調解書,一方不執行可申請強製執行。

雙方不接受調解,進入仲裁審理程序,仲裁結果就有法律效力,也具有強製性。

對於仲裁結果不服的,在15內向法院提起上訴,一審法院做出判決後不服判決結果,15日內可以上訴至二審法院審理。

實踐中,同一案件勞動仲裁、一審法院、二審法院的判決結果很可能不一樣,同一類型案件不同地區的仲裁、法院的裁判結果也有所差別,甚至截然相反。

這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類似的案件,但雙方所提供的舉證不一樣,不同地區有不一樣的規定,律師的抗辯流程也有所差別,法官和仲裁員需要結合實際情況進行分析。

同樣是員工被拘留後遭單位開除,有的法院判單位違法解除,部分法院又判決解除合法,問題出在哪兒呢?

因酒駕被拘留,單位辭退違不違法?法院判決結果總是不同

案例一:員工酒後駕車被拘留,單位解除被判違法賠償10萬

李某是M工程公司員工,在公司已經工作了8年多,2016年4月某日,李某與朋友聚會後駕車回家,然後在路上被交警查出酒駕,之後被處以5日拘留和1000元罰款。

李某拘留期滿回家後才知道自己被公司解雇了,M公司向李某家郵寄了《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以其違反法律被拘留、有損公司名譽、曠工等為由解除勞動合同。

李某不服公司的決定,申請勞動仲裁,要求裁決公司違法解除勞動合同,支付賠償金10萬餘元。

仲裁委審理後認為:根據《關於貫徹執行〈勞動法〉若幹問題的意見》第28 條規定,勞動者涉嫌違法犯罪被有關機關收容審查、拘留或逮捕的,用人單位在勞動者被限製人身自由期間,可與其暫時停止勞動合同的履行

因此,李某被拘留不能認定為曠工,公司以其違反法律被拘留、有損公司名譽、曠工等為由解除勞動合同,沒有法律依據,屬於違法解除。

仲裁裁決M公司支付李某違法解除賠償金10萬餘元。公司不服上訴至法院亦被駁回。

因酒駕被拘留,單位辭退違不違法?法院判決結果總是不同

案例二:投資經理拘留10日被解除,法院判決解除合法

李某在M投資回公司任投資經理一職,公司《考勤管理製度》規定:員工年度內曠工累計達到2天的,公司可根據情節嚴重程度予以辭退。

某日,李某因違反治安管理相關規定,被公安機關處以行政拘留10天的處罰。

李某拘留期滿後繼續回到公司上班,一段時間後,收到了公司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通知表明,因李某被拘留10天,期間,有7.5個工作日未出勤,應屬曠工行為。根據公司《考勤管理製度》規定,現決定依法解除勞動合同。

李某收到通知後申請勞動仲裁,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仲裁委作出裁決,撤銷公司解除勞動合同的通知,裁決雙方繼續履行勞動合同

公司不服,提起訴訟。

法院認為:用人單位認定李某沒有履行正常請假程序,亦未證明未到崗工作存在正當理由,公司認定曠工正確。進而依據《考勤管理製度》的規定認為該曠工行為嚴重違反用人單位規章製度,並與之解除勞動合同,具有事實及製度依據,且沒有違反法律的規定。

李某提出執行拘留期間,應暫時停止勞動合同履行,不應該認定為曠工,法院認為用人單位在對勞動者被限製人身自由結果不明的情況下所做的暫時規定,李某不存在被錯誤拘留的情形,不適用該條款。

一審判決公司作出的與李某解除勞動合同的決定合法有效,雙方不再履行勞動合同。

李某不服,提起上訴,被二審法院駁回。

因酒駕被拘留,單位辭退違不違法?法院判決結果總是不同

關於勞動者拘留後被用人單位解除,進而產生勞動爭議的案件有很多,用人單位的解除理由分別有:

1、依照《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第六款,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情形解除。被拘留不是追究刑事責任,以這種理由解除會被判定為違法解除。

2、以曠工解除,就像上述兩個案例一樣,被拘留期間被認定為曠工,具有爭議,可能違法也可能判定合法解除。

3、以“嚴重違反公司製度”為由解除,這樣的情形下對於用人單位是最沒有風險的,在製度中規定“被拘留視為嚴重違反公司製度,可予以辭退”,前提是有這樣的條款且製度可作為有效依據。

如果用人單位的製度中沒有這樣的規定,員工被拘留前應當向單位致電請假,說明原因後單位就無法將其認定為曠工,再以曠工為由解除即違法。